• <nav id="ummso"><nav id="ummso"></nav></nav>

    版權所有:大連鹽化集團有限公司  

    遼ICP備15015143號-1

    聯系電話:0411-85222055、0411-85206517

    郵編:116309

    聯系郵箱:提供添加

    地址:遼寧省大連市金普新區復州灣街道興灣街38號

    聯系我們:

    0411-85206693

    鹽,國之大寶

    瀏覽量
    鹽管家 2018-03-20

    鹽作為人類生活的必需品,人人不可缺少。俗話說:走遍天下離不了錢,山珍海味離不了鹽;走遍天下娘好,吃盡滋味鹽好;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無論世界上任何國家和地區,鹽既是民生之必需,也是國家財政賦稅收入的重要來源,甚至是一種重要的戰略資源。

    鹽在中國古代擁有非常特殊的地位

      食鹽專營在中國有悠久的歷史。早在戰國時齊國的管仲就提出“官山海”,即鹽鐵專賣政策,此后,鹽的生產官民皆有,但一直國家專賣,延續了二千余年。

      許慎《說文解字》釋鹽曰:“鹵咸也。從鹵,監聲。古者,宿沙初作煮海鹽。”據說,在遠古時代,渤海地區一個名叫“宿沙氏”部落的“宿沙瞿子”發明了煮海水制鹽。后人為紀念他,把他稱為“鹽祖”。

    (四川自貢的海井現在仍然保留幾口鹽鍋,進行傳統的“火井煮鹽”,當地人認為這樣生產的鹽制作泡菜最好。)

         蒙昧時代,人們尚不知何為咸味,亦不知鹽為何物。后世人們在祭祀用的肉湯中不加鹽,即所謂“大羹不致”,以表示對古禮的遵循。《尚書·說命》有:“若作和羹,爾惟鹽梅”的記載,說明在商代人們已經知道用鹽做調味品,用來配制美味的羹湯。周代,人們已經把咸味作為“五味”(酸、苦、辛、咸、甘)之一,并用于醫治疾病。

      歷來北方人吃大顆粒海鹽,南方人或內地人吃黑黑的鍋巴鹽或“青鹽”——反復熬制的鍋巴鹽,由于受煙火熏燒,鹽巴發黑。解放前,據說彝族人每年消耗的鹽不到一兩。鹽價與運費密切相連,運鹽路程越遠,運費越高。邊遠山區,高山峽谷,因運途艱險、運程遠,故鹽價貴得驚人,有“斗米秤(10 斤)肉一斤鹽”之說。早在唐朝就根據戶口配售食鹽,鹽的運銷量就與人口緊密聯系在一起。民國年間,我國流行的說法:全國有4 萬萬5 千萬同胞,這4.5 億人口在當時戰亂的情況下是難以統計的,也沒有專門進行人口普查,而是辛亥革命元老黃興的后代根據全國食鹽運銷量進行換算統計出來的。

     

    關于鹽的傳說、謠言以及象征意義

      人餓了會找東西吃,渴了會找水喝,但人對鹽的需求并非本能,人不吃鹽會感到頭疼、眩暈和惡心,甚至還會導致死亡。是什么決定了人要吃鹽呢?迄今為止這仍是一個未解之謎。因此使得古代人們對鹽有一種神秘感。對于古希伯來人和現代的猶太人來說,鹽是上帝和以色列人永久聯盟的象征。在伊斯蘭教中,人們用鹽封存永遠不變的契約,因為即便是鹽溶化在水中,在水分蒸發后,鹽仍然可以恢復到以前的晶體狀態。在基督教里,鹽與長壽、真誠和知識聯系在一起。從前,羅馬人習慣在剛剛出生的嬰兒口中放一點點鹽,為的是將來他們變得聰明、睿智。直到1408 年,這種做法才被明令取締。俄羅斯送給最尊貴客人的象征性禮物便是面包和鹽。威爾士人習慣在棺木中放上面包和鹽,以此讓已故的人安息。

    (傳統的鹽生產基本是靠天吃飯,因此鹽工也有自己的神。)

      在傳說中,邪惡的神對鹽都有奇怪的恐懼感。例如在日本的劇場中,每次演出前總要在舞臺上撒鹽,以此避邪和保護演員。在中世紀歐洲的餐桌上,人們只能使用刀尖從餐桌上取鹽,而不可以用手去捏。16世紀的一本書中還講述了如何取鹽的方法:只能用中指和無名指捏鹽。如果用了大拇指,就要死孩子;用了小指,就會讓人破財;要是用了食指,這個人就會變成殺人犯。

    (傳說中鹽有驅邪的功能,因此日本的相撲比賽前,相撲選手要撒鹽避邪保護自身。)

      達·芬奇的名畫《最后的晚餐》描述的是一個宗教故事的場面:在晚餐桌上,耶穌平靜地對眾門徒說,出賣我的人就在你們中間。眾門徒大吃一驚,心中有鬼的猶大更是膽戰心驚。為突出這一點,達·芬奇特意在猶大面前畫了一只翻倒的鹽罐——在中世紀的歐洲人認為,打翻鹽罐是很不吉利的事。

      還有一些地方,流傳運鹽的船上到處都是繁殖生息的老鼠。因此人們迷信,只要圍坐在鹽堆里,男女不發生性關系也能生孩子。在原始文化中一度把鹽看作精液,而羅馬人就曾常用“鹽”(S A L )字的演變字“SALAX”(好色),來形容一個人開始戀愛了。在法國某些地方,新郎的衣兜里總裝著一小袋鹽,以預防陽痿。埃及的神職人員為了保持其獨身生活,拒絕吃鹽——他們認為鹽會刺激性欲。

      古希臘人荷馬曾歌頌鹽的特質。而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則認為鹽和水、火一樣,都是生命最原始、最神圣的構成要素。圣經認為其重要性與面包相當。沙漠的游牧民族把鹽當作是殷勤好客的表示。

    (中國主要鹽產地分布圖)

      古羅馬人也常常因鹽而發動戰爭,并曾修筑一條稱為“鹽路”的大道供軍隊使用。威尼斯的海上貿易有一段時期也是依賴運鹽才得以維持。

      英文的薪水(salary)一詞即源于拉丁文的Salariun,原意是“買鹽錢”,指羅馬時代發給士兵買鹽的錢。古代的中東地區,鹽可用來兌換黃金;非洲黃金海岸曾有一段時期,一把鹽便可以換一個奴隸,有些地區甚至把鹽看得比奴隸還貴重。

      18 世紀末,每年有三千多法國人由于反對交納鹽稅而被判刑,從而也成為法國革命的導火線。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英國政府禁止印度人開采和自由買賣鹽,目的是讓這個殖民地國家消費的鹽只能來自英國利物浦公司。1930 年4月5 日,經過了25 天383 公里跋涉之后,甘地在成千上萬名知識分子、婦女和窮人的陪同下來到了丹達。次日上午8 點30 分,這位“非暴力不合作之父”打破了英國的壟斷法律,用手捧起了一把鹽。一周之后,無數人效仿甘地的舉動,17年后,印度終于擺脫英國統治,獲得了獨立。

    (清光緒年間自貢的“出賣鹵水文約”。)

    鹽對社會政治的影響

      一段時期,甚至會根據用鹽量的多少來判斷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難怪有人說“鹽是文明的尺度”。

      鹽的運載量與引鹽的配運相關,各朝代鹽引重量不一,明代兩淮每大引載鹽400斤,長蘆每大引載鹽為600斤。清初改小引,每引鹽的重量統一規定為200斤。清末民初,四川富榮鹽場水運花鹽一引凈重1萬斤,巴鹽一引凈重8000 斤,花鹽9 引或巴鹽12 引為一載。沱江下游的鹽船有兩船裝一載或一船一載、或一船一載半,從瀘縣起,川江每船可裝20 多載鹽。古代,池鹽主要依據黃河、渭河等河道運輸,海鹽則利用長江、淮河、大運河等河道運輸,井鹽也主要是靠當地的河道運輸。除了運輸的主干道之外,各產銷中心還修筑一些人工運渠以溝通產銷運道。宋代蘇東坡任杭州通判時,曾冒雨督修運鹽河渠,留下了“鹽事急星火,誰能恤農耕”的詩句。這些詩后來成為他“烏臺詩案”的罪狀。

    (《天工開物》中的“蜀省井鹽圖”。)

      西漢初年,吳王劉濞曾從海陵(泰州)開了一條運河(邗溝)直抵茱萸灣(揚州灣頭),并稱它為“運鹽河”。吳王的行為,觸動了西漢中央政府高度集權的神經,削除藩王領地就在所難免,這樣一來,便有了漢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吳王劉濞以“清君側”為名起兵的“七國之亂”。鹽雖然不是西漢“七國之亂”的直接原因。但從側面也說明當時鹽業在社會政治經濟中的重要作用。

    鹽商富甲一方,貿易往來推動中國古代經濟發展

      隋煬帝修了大運河,使揚州成為全國的漕運集散地。漢、唐直至明、清,揚州一直是兩淮(泛指現在的江蘇東部)鹽業的中心。明清以后,產鹽地區雖在兩淮,鹽業管理卻在揚州,揚州成為全國鹽業集散中心,因為賣鹽具壟斷特權,所以鹽商十有八九都發了大財。元代楊維幀《鹽商行》寫到:“人生不愿萬戶侯,但愿鹽利淮西頭”。

     

      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每次必游揚州,傳說當時乾隆帝來到揚州瘦西湖邊上說:“如果有一座白塔,整個風景就完美了”,當他第二天再來時,湖邊已豎起了一座白塔,一問才知是鹽商連夜召集工匠砌起來的,鹽商的富裕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由于鹽業的壟斷特性,鹽商成為封建時代一個極端富裕的階層。)

      揚州鹽商江春和鮑漱芳是徽商中的代表人物。乾隆下江南,江春接駕,并捐銀30 萬兩。乾隆為他手書“怡性堂”匾額,賜封內務奉宸苑卿,授以布政使之銜。1805年黃河、淮河大水災,洪澤湖決堤,鮑漱芳先后捐米6萬石,捐麥4萬石,賑濟了數十萬災民。鮑漱芳屢次捐輸,乾隆皇帝曾親筆為鮑家祠堂寫了“慈孝天下無雙里,錦繡江南第一鄉”的對聯。

      揚州鹽商大發橫財,官僚和詩書舉子的感覺有點酸,于是有了許多嘲諷鹽商的故事。

      說某大鹽商欲求鄭燮對聯一副。鄭燮知其為奸商,開口就是1000 兩白銀,鹽商只出一半。鄭板橋筆走龍蛇,寫下上聯:“飽暖富豪講風雅”,寫完便送客。鹽商說:尚差下聯啊。鄭說:可你只付一半啊。鹽商無奈,只好忍痛拿出1000 兩銀子,鄭板橋才寫出下聯:“饑饉畫人愛銀錢”。其實這也反映出揚州八怪們,依靠鹽商生存的事實。

      又傳說有個文人叫錢鶴灘,聽說有個叫“素娥”的妓女姿色絕艷、傾城傾國,但已嫁給了個大鹽商。便酸溜溜的作了一首詩:“淡羅衫子淡羅裙,淡掃蛾眉淡點唇,可惜一身都是淡,如何嫁了賣鹽人?”確也呆得可愛,太淡了需要鹽,沒錢了需要錢,鹽商既有鹽又有錢,美人怎能不嫁賣鹽人呢?

    (在傳統的井鹽生產中,深井中的鹵水是用竹制的取鹵筒提取出來的。)

      中條山下運城鹽池,是天然形成的內陸鹽湖。運城鹽池夏季多南風,在鹽池流行有一種說法:“南風起,鹽始生”。陽光是成鹽的主要因素,但是,風力也不可缺少。傳說虞舜曾在鹽池之畔,撫五弦之琴,作了一首《南風歌》:“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春秋戰國時,鹽池產的鹽通過一條條鹽道被運往四面八方,擴散到今天的山西、陜西、河南、河北等省。晉文公重耳稱霸,想必也借助于池鹽之利。伯樂從駕鹽車的馬中發現騏驥(千里馬)的故事就發生在其中一條叫“青石槽”的鹽道上,這個故事給后人留下了“伯樂相馬”、“驥服鹽車”等典故。日本學者宮崎市定認為,中國商業的起源同鹽的關系極為密切,中國最早的重要商品就是鹽。由于鹽的交易,也影響了整個封建時代的經濟。

    (鹽業生產中現代化機械的應用,使得人們擺脫了沉重的勞動。這種拖拉機每天可采鹽70 噸。)

    在线中文字幕亚洲日韩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深情网